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邹宁浩:用生命书写“都市火魂”
生命最后一刻,手上仍紧紧握着战斗武器———照相机

1482022151249.jpg

  消防员

  生一半死一半

  火一半水一半

  热一半冷一半

  饭吃了一半

  澡洗了一半

  觉睡了一半

  梦做了一半……

  这首诗形象地道出了消防员的艰辛。“都市火魂”、义乌市消防支队北苑中队宣传战士邹宁浩,漫长的人生还没走到一半,却戛然而止。16日晚上,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无情地夺去了他的生命,他的人生永远停留在29岁绽放的青春岁月。

  16日下午4时35分,义乌市洁康管业有限公司发生火灾,担任宣传拍摄任务的邹宁浩为了获取第一手资料,在救援过程中不幸英勇牺牲。

  在“失联”3个多小时后找到时,邹宁浩已被烧得面目全非,但手上仍紧紧握着他的战斗武器———照相机……

  昨天上午,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暨军民在看了本报新媒体推送后,第一时间点赞:向救火献身的邹宁浩英雄致敬!一路走好!

  邹宁浩短暂的生命,在生如夏花的绚烂里,划出了最美的人生轨迹,在火场内外谱写出“人民消防为人民”的壮丽篇章。

2.jpg

  火之魂:

  牺牲地距逃生出口仅六七米

  火灾像恶魔,随时虎视眈眈。

  火灾现场位于义乌闹市区,厂区内南北走向排列着3幢大楼,均为5层钢筋混凝土结构。17日下午,记者在现场看到,1号楼和相邻的2号楼,从2层至4层都被大火焚毁,外墙焦黑剥落,窗玻璃炸裂,一片狼藉。

  义乌市消防支队宣传科参谋龚献伟介绍,16日下午4时35分,在接到火警后,义乌出动134名消防官兵和专职消防队员赶赴现场扑救。赶到现场时,2号楼已过火,火势猛烈,1号、3号楼未有明火。为了选取最佳拍摄位置,邹宁浩独自一人从1号楼东侧进入二楼。由于风大,火势异常猛烈,很快1号楼西侧二楼起火,可燃物较多,火势迅速蔓延……

  17时15分,省消防总队出动战勤保障车,并调派金华和绍兴消防支队共16辆消防车63名官兵增援。21时40分,火灾被扑灭,可“失联”3个多小时的邹宁浩却再也没能归来。

  18时20分,市消防支队宣传科科长李向军通过对讲机、手机均无法联系到邹宁浩,马上向指挥部报告。随后,7个搜救小组展开现场搜救。21时50分,战友们才在1号楼北侧2层窗户旁找到邹宁浩……

3.jpg

  “发现邹宁浩时,他右手还紧紧握着相机……”参与全程搜救的龚献伟说着说着泣不成声。

  17日下午,记者进入1号楼。地上积水横流,到处是白色的碎玻璃、黑色的燃烧残留物。尽管已过去20多个小时,焦臭味仍扑鼻而来。二楼厂房内,成堆烧焦物品,堆得近1米高、2米宽,沿窗户从这一头楼梯间一直堆到另一头的楼梯间。那是塑料拖鞋被烧毁后的残留物,塑料拖鞋属于易燃物,燃烧后产生有毒有害气体。记录无数消防惊险场面的邹宁浩,这次却没有人能为其记录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专心拍摄对面大楼火情的邹宁浩,发现自己所处的厂房起火,想要撤离却为时已晚,无情的火魔和毒烟挡住了窗户和两侧逃生通道。

  邹宁浩牺牲地距逃生出口仅六七米。

  幸运之神没能降临。

4.jpg

  火之舞:父子两代消防兵

  邹宁浩是家里的独子,父亲邹能武今年55岁,也曾是一名消防员,担任过浙江省上虞市消防大队战斗班班长。邹能武人如其名,骁勇善战,获得过浙江省消防总队、绍兴市消防支队15次嘉奖。当兵5年,邹能武多次有机会提干,由于文化水平不高,错失了良机。

  “1981-1986年,我做了五年消防员。父子两代消防员,这在全省也是不多见的。”未能实现一辈子献身消防事业,邹能武懊恼了很久,未婚妻何晓娟的一句话打动了他:“等将来我们生了儿子,让他还当消防兵,18年以后再来过。”

  1987年,退伍第二年,邹宁浩来到人间。邹能武给他取了一个寓意深长的名字:宁静致远,浩然正气。

  受父亲影响,邹宁浩从小就对消防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。

  五六岁时,父母外出干活,把他一个人关在家里。邹宁浩想父母了,随手就拨119……

  邹能武知道后把他狠狠骂了一顿,邹宁浩眼泪汪汪,一脸委屈:“我也要当消防兵嘛!”

  邹宁浩长到19岁,邹能武对妻子说:“咱俩约定的18年到了。不管考不考得上大学,一定要送宁浩到消防队锻炼,不当兵怎么算男子汉呢?”

  2005年12月,邹宁浩应征入伍,先后在丽水、永康、金华市区、浦江、义乌等地消防队工作。入伍10年来,邹宁浩先后2次被公安部消防局评为“全国消防部队优秀报道员”,3次被省消防总队评为“全省消防部队宣传报道先进个人”,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。

  邹宁浩牺牲当晚8时左右,习惯每天通过微信关注的邹能武,在武义家中像往常一样点击儿子的头像,却发现“一点就消失”。

5.png

  当时,邹能武就有不好的预感,但没敢往坏处想。17日零时许,他一连接到广东、温州两个长途电话,他以为是广告,摁掉没接;没过一会儿,手机又响了,这回来电显示“金华”,他一接起来就蒙了……

  义乌市消防支队领导没说具体什么事情,只说到义乌市中心医院来一下。邹能武的心七上八下的。途中,妻子问:“会不会人没了?”

  “放心,不会的。”

  夫妻俩以为儿子最多受点伤,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有一次,邹宁浩在救援过程中昏倒受伤,在医院住了好几天。

  可说归说,邹能武心里还是放不下。他给邹宁浩的领导打电话,对方却怎么也不接。他拽着妻子的手,说:“你要坚强,不管如何,都要到了以后再说。”

  到了医院,看到“从门口开始站满消防队的人,规模很大,连搀扶的人都安排好了”,夫妻俩一下子就明白了,眼泪夺眶而出,何晓娟发疯似地推开人群,哭喊道:“我要见儿子!”

  远远地,他们只看见儿子一截衣服,其余均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……

6.jpg

  火之弦:热血男儿能文能武

  邹宁浩能文能武,以生命书写对消防事业的忠诚。

  2008年,由于宣传工作成绩突出,邹宁浩被调到了金华消防支队宣教中心,专职负责媒体宣传,先后在中央、省、市级媒体刊登了3万多篇新闻报道。

  邹宁浩对文字的热爱深入血液,他与本报的交情尤为深厚,其第一篇报道《二龄童因好奇被螺母卡手》即刊发于本报2007年9月9日头版。

  在记者印象中,邹宁浩还是10多年前刚认识的那个憨厚小伙子,总是笑眯眯的。在金华市区工作期间,他几乎每天都到报社来报到,讲自己的写作心得,虚心求教。他从不轻易放弃任何一次火场新闻采写的机会,哪里有险情,哪里就能看到他在战斗一线忙碌的身影。

  7月7日-9月7日,邹宁浩被抽调参加G20杭州峰会安保工作,撰写了数十篇稿子。由于表现突出,今年10月,公安部消防局安排先进分子到海南三亚疗养,邹宁浩作为义乌市消防支队唯一的代表入选。在海南期间,他仍与记者联系,说在写义乌市天恒大酒店保安经理金志新的先进典型,还把已写好的部分内容发给记者,说“帮忙整合一下”。

  邹宁浩有很多机会离开部队,可他一直舍不得离开自己热爱的事业。

  前不久,本报评选2016年度优秀通讯员。12月6日下午,邹宁浩通过QQ发来自己在本报一年来刊发的稿件统计,托记者转交评选办公室。如今,评选结果还没出来,从不曾缺位的邹宁浩,今年却再也不能分享这份荣光了。

7.jpg

  火之灵:铮铮男儿侠骨柔情

  邹宁浩的最后一条微信,发表于火灾前一天12月15日15时16分,为“信义金华年度最美人物评选”投票吆喝。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铮铮男儿的他还有感人至深的侠骨柔情。

  “他对自己苛刻,对别人却很慷慨无私。”何晓娟回忆,这么多年,他没往家交过一分钱,他的钱几乎都被他捐了出去。

  2012年,金华女孩庄晨玲因父亲患白血病无力支付高额学费,邹宁浩毫不犹豫捐献2000元为庄晨玲垫了学费,并与其确定帮扶结对至今;

  2013年,邹宁浩和孤儿郭小会结对,每学期为她支付学费直至小学毕业;

  邹宁浩心系各类公益事业,坚持通过自己的微博发帖寻人,帮助痴呆老人重返家园,同时为独居老人策划了“消防锦囊”,为800余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免费发放消防黄手环,提供了出行安全保障;

  服役期间,邹宁浩义务献血5000余毫升,参加各类公益活动650余次……

  2014年,邹宁浩被金华市文明办评为“金华好人”;2015年,被义乌市文明办评为“优秀志愿者”。

  武义团县委钟欣欣对热心公益的邹宁浩印象特别深。每次回家,邹宁浩都会转到团县委“讨”活:“欣欣姐,有什么活动啊?”

  16日深夜11时,她从朋友圈看到有一武义籍消防员在义乌大火中牺牲,当时心里就“咯噔”一下……

8.jpg

  火之蹈:宁浩,别走,回来写稿! 

  让何晓娟心疼的是,儿子入伍10年,满打满算休假却不到50天。

  12月11日,看到儿子难得回家,一向逞强的何晓娟和儿子示起了“弱”:

  “妈妈老了,不想做了。”

  “那就不要做了。”

  “可妈妈还这么健壮,闲不住,做保姆好不好?做了保姆,有了经验,以后可以帮你带孩子。”

  说到孩子,邹宁浩害羞了,没有再往下说下去。邹宁浩哪里知道,母亲早已学做了月嫂,就盼着他结婚生孩子呢。

  这两年,夫妻俩天天催着邹宁浩结婚,邹宁浩找女友有一个条件:必须热爱消防事业。

  当天,何晓娟因为忙,没能好好为儿子烧一顿好吃的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竟是自己和儿子的最后一次相见。

  “我的儿子很优秀,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。结过婚,人生才完整,他还没结过婚,没成人,怎么就这么走了呢。”

  八年前,夫妻俩就帮儿子在金华买好了房子。12月9日,邹宁浩难得“视察”了新房后,拍了三张空空如也的照片,在微信朋友圈发感慨:空空啊,我又让你空了这么一年,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。等明年我一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……

  新房再也等不到主人兑现承诺了。

  17日傍晚, 义乌商城一房间,桌上的两碗稀饭一口未动,碟子上摁满了13个烟头,邹能武坐在凳子上老泪纵横:“儿子太优秀了,拼命的!”躺在床上的何晓娟双眼红肿,声音沙哑,前来探望的人陆续不断。何晓娟紧紧握着记者的手,央求道:“这篇文章宁浩不能自己写了,只好拜托你们了!”

  记者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  宁浩,别走,回来写稿!

通知公告